考前必读 | 初三老班催泪告白:最后1000米,我陪你们跑

集宁五中家长助手 2018-06-27 22:48:08

我,一个初次带毕业班的新手班主任。这一年他们每个人都在向自己的终点奔去,在这场攻坚战里每个人都生怕掉队。我能做的就是与他们风雨同舟,为他们摇旗呐喊。


陪跑

苏州外国语学校     孟栩亦

睁开眼,带着满脑子的混沌,我偏头看看床头的闹钟,六点十五分。完了,起晚了。

我火速起床,飞快地穿衣洗漱,把案头昨天晚上批改的作业本放进手提袋,拎上电脑包,关门,反锁,一气呵成。十二月的寒风劈头盖脸地刮着,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一点不在状态。学生们应该都去上早读课了吧?今天怎么就没听到闹钟响呢?我心里一阵自责。

我,一个初三毕业班的班主任,一个第一次带毕业班的新手。其实,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毕业班这么难带,这么操心。总觉得自己虽然谈不上经验丰富,但好歹年轻、有冲劲,也算得上精力充沛、有责任心。所以接到任命通知时我心里多少还有些激动和受宠若惊,而坐我隔壁的老教师却意味深长地说:“多保重啊!毕业班可是个烫手山芋,轻不得、重不得啊!”

我满不在乎——都说初中是一场3000米长跑,这最后的1000米就让我来保驾护航好了。

此后,我早出晚归,我知道他们的压力比我大得多,我所能做的就是尽职尽责,捧出一颗心罢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已经快到学校了。还没走到教室,就听到班里传来读书声。我站在教室后门,默默听着,看着,再默默回到办公室。

这最后的1000米太难了,也太苦了。这一年他们每个人都在向自己的终点奔去,在这场攻坚战里每个人都生怕掉队。我能做的就是与他们风雨同舟,为他们摇旗呐喊。可有时,他们也会失手将我那颗捧着的真心打碎在地——

“说了多少次要重视书写,卷面分不能丢!”

“都初三了,谁还在偷偷看侦探小说?”

“偏科会毁了你的总分!一科‘瘸腿’,全盘皆输!”

“课间都出去活动活动!不要老闷在教室里!”

……

就像刚刚,数学老师气呼呼地走过来,手里抓着一把亮晶晶的糖果。“上课不好好听讲,我在上面写板书,他们在下面传棒棒糖!”

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作为班主任,听到任课老师告状实在是又羞又愧,又气又恼,我转身冲向教室。“谁把零食带到班里的?没人承认的话下节课全体站着上!”我愤怒地把糖果扔到讲台上,有几颗碎了。我觉得我的心也碎了。

“老师……你别罚咱班同学了……”班里那个调皮鬼站了起来,“是我带的。上次月考咱班名次下来了,同学们都难过,我就想买点糖,让大家开心一下,再努把力……拼一把……”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那股火气好像消下去一点。讲台下几十张脸,有的怯生生地看着我,有的低着头,有的趴在桌子上。谁不想考好,谁不想拼一把啊?我剥开一颗糖放进嘴里,笑了。

初三太苦了,吃点糖,大家甜一甜也好。

傍晚,学生们都被带到操场体能测试去了,中考长跑测试,不比一张卷子简单。几个同事把我按在办公室不让我去:“头这么烫,还敢去操场吹风吗?”“你去跟主任说一声,明天请假在家休息休息吧!”“这么大孩子了,跑步还用你跟着吗?”同事们七嘴八舌,不知道是真的累了,还是被她们劝的,我晕晕乎乎地趴在桌子上,眼前却都是我们班的一个个学生……

领头的那个挽着袖子,好像一点不怕冷,甩身后的大部队十几米;大部分同学稳稳地跑着,不时擦一下额头,或者推一推眼镜;后面有几个明显体力不足,缺乏锻炼,大口喘着气,我真恨不得拉他们一把,把他们推到队伍中央。一圈半了,孩子们好像都开始发力了,接二连三冲过了终点。真为他们开心!

睁眼,原来我还在办公室。我真以为我刚才是在操场呢!我走出办公室,外面天都黑透了,操场上人也不多了,都回班了吧?果然,教室里是一个个冒汗的脑袋,有的在大口喝水,有的在收拾课桌,有的顾不上去吃饭,趴在桌子上写个不停。时间紧迫,考点密集,进度加快,不少同学反映节奏太快了,有的课实在跟不上。我也找任课老师谈了,可是教学任务在那儿摆着,老师也为难啊!我只能安抚好孩子们的情绪,请老师们尽量多关注一下后进的同学。

看看表,五点二十分了,离晚自习开始还有四十分钟。

突然,一股情绪涌上心头,排山倒海似的,直到把眼泪逼出眼眶。后门走出来一个学生:“咦,老师,你吃饭没有?”我没忍住,擦了一把脸。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这最后的1000米不仅是我陪他们跑,他们也在陪我跑着。我给了他们支持、安慰和督促,而他们也在用调皮、善良、真实、热血、拼搏、向上成就着一个新手。

我们,互相陪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