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诃夫铜像的鼻子 第一届中国旅俄学生学者有奖征文C组(1)

中国留俄学生总会博联会 2021-04-03 10:55:06

契诃夫铜像的鼻子


文 | 韩亮


    我所在的城市,很小,由南至北,从东到西,一张售价十七卢布的公交车票,可以带你走遍他的每一个角落。是的,对我而言,托木斯克不是一个可以用它或者她来形容的城市,他没有丝毫的不通情理,他也没有热情奔放到让你忘掉自己,他充满着科学的求真和文学的严谨,更像是一位男博士,因此,托木斯克,一个坐落于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地区的小城,被我称作他。

    他是一个沿着托米河而建的老城,历史虽不及南京,西安等千年古城,当地的大大小小博物馆,街边随处可见的木制建筑,都在帮他印证且记录着百年的历史。

    对于他而言,最高兴的事情,是每一年的夏天,他会沿着列宁大街由南至北的散步,那些毕业的大学生,俄罗斯人,中国人,越南人,非洲人等等,都在他的眼中,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和他独一无二的记忆。而在秋天,他又会从北到南乘着公交车,医科大,托木斯克国立大,托木斯克理工大。“哦,新生来了,你,又会和我发生一些什么,我很好奇”,他说。

   俄罗斯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尤其是西伯利亚地区,每一年十月下初雪,次年四月积雪才会完全融化,所以,如果赶上一个艳阳天,正巧也是休息日,人们都会选择去河岸边的柏油小路上散步,首先晒晒久违的太阳,呼吸下河边的青草腥香气息,然后认认真真的踮起脚尖,摸一下河岸边的契诃夫铜像的鼻子,为自己和家人许下一个心愿,最后,去街角的咖啡店喝一杯加两包糖的中国茶,很甜,身与心皆甜。

   我和托木斯克的关系,是一个异端少女和冷酷男之间的友谊关系。我们俩的相识,还未满一年。我是一个典型的北方人性格,热情或者说是闲不住,如果自己在闲暇时间不知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无聊寂寞到哭。刚来俄罗斯的时候,语言讲不通,超市里卖肉的大妈会一遍遍的和你说 Я тебя не понимаю,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晚上偶尔还会遇上喝醉了的俄罗斯大叔,嘴巴里嘟囔着只有他自己才懂的俄语,嘿,还看什么,快走,被他盯上可不是一件好事。我只得每天徘徊在乌索瓦大街,教学楼,宿舍,宿舍,教学楼。材料学专业课和电脑里的俄语电视剧成了我当时唯二的好朋友。难熬,哭了。而托木斯克他,并没有安慰我,他照常刮着刺剌剌的北风,大妈还是不懂你的话,大叔还是喝多了走在夜色中。

   好在,时光总是如白驹过隙般逝去,我已经选择了在托木斯克继续我的大学生活,所以我就总要去接受他,爱他。既然山不会向你走来,那么你可以走向山去。我选择了拿起手中的相机,用镜头代表我的心,用照片代表我和他充满人情味儿的点滴瞬间。每一次在摄影之前,我都会去摸摸河岸边契诃夫铜像的鼻子,因为托木斯克和他的居民们都相信,摸完鼻子之后,心想事成,愿望成真。我希望,家人健康,自己学业有成。托米河岸边,每一天都充满了来自托木斯克的特殊感。爱人桥上盛装而来的新婚夫妇,在桥上共同锁下刻着彼此名字的锁头,然后把钥匙抛到河中,他们的爱情,永恒不变。子母公园二战纪念碑和长明火炬,还有老奶奶领着小孙子,献花给烈士碑。河岸附近的我的大学,托木斯克理工大学,身穿正装的我的老师和背着图纸桶,手提电脑包的我的校友们。对我而言,特殊。

   托木斯克他是有着无尽生命力的,他的心脏一直在跳动,血脉喷张。这不因为他的自然环境,而因处于他之中,生活着的我们---大学生们。我们心怀希望与梦想,度过了一个个难熬而寂寞的长夜,与书为伴,与灯相陪。是来自全球各地,不同专业的我们,文化的交融,专业的贯通,为他年复一年的注入无尽的活力。

   住在这里的人,都相信愿望与希望的。河岸边契诃夫铜像的鼻子,黄澄澄亮闪闪,像极了我们每个就读在托木斯克的大学生的憧憬,似光,似火焰。驱散开漫长冬日里的寒冷。这些,托木斯克他都看在眼中。朋友,如果你有机会来俄罗斯,请一定来这里看看,因为他,托木斯克,是一个会让人燃起斗志之魂的地方,我,在托木斯克等你。



作者简介:托木斯克理工大学,材料学大三学生

责任编辑:博联会人文社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