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幸存者陈乔恩

奋斗吧咨询狗 2021-04-04 09:28:38


 

演员乔任梁于家中过世。陈乔恩却受累进了微博热点榜。网友指其好友过世,没在微博上有所表示。





这不禁让人联想出一个画面:


逝者已逝,群情悲痛。这时,有人戴着红袖章赫然出场,一脸正义的说要检查谁没有掉眼泪。



可是,眼泪不是唯一表达悲痛的方式,就像发微博不是一样。

 

面对悲痛:有人会哭,有人甚至会笑,有人会发木,有人终身都在用拒绝接受的方式生活,更有人想哭都哭不出来了......只不过是不同的防御机制罢了,哭是宣泄,笑是反向形成,发木是隔离......

 

没有谁的悲伤更比谁的轻一点。。。


死亡对亲者而言是种别离,而非正常死亡更因为无法被亲者接受,而带有更大意味创伤的味道。

 

即使亲不至此,一个普通邻居的过世都可以让你夜梦惊坐起,因为仅仅死亡二字都足以激起一个常人对生命无常和死亡本能的思考和恐惧。

 

比之悲痛更深的情绪是,面对死去的人,活着的人会为自己还活着感到愧疚......



他死了,而我却还活着。


为自己幸存于世而愧疚。。。



幸存者有着无以言说的悲痛,此时,他们还要迎来舆论恶意解读的二次伤害。这往往是加剧了他们的创伤。


鲁迅说:“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红袖章上也写着两个字:冷漠!

 


 



真实不被干预的情绪


当情绪不被干预的表达,才能最透彻的真实表达。



就好像:


小朋友刚开始接触学习的时候,劲头十足,一下考个一百分。家长为了鼓励好学大方奖励。久而久之,奖励成为一种习惯。孩子开始将对奖励的需要和学习成绩捆绑在一起。而原本对学习的天然兴趣和对奖励的需要开始混淆。时间更久的时候,对奖励的需要被不断强化,而学习的天然兴趣则不断弱化渐失了。

此时,小朋友对学习的天然情绪就被抑制了。




当事件发生时第一条件反射是对照标准做出反应时,真实的情绪被搁置和压抑了。

 

情绪要被允许,情绪的表达方式也要被尊重。


这也是价值多元一种表现。价值多元本身就是一种宽松而尊重人性的文化氛围。

 

用道德绑架的方式去要求说,“此刻你应该悲伤”甚至刻板到“此刻你应该悲伤的发一条微博”不仅是一种不尊重,更是对他人自主性的干涉和控制,是对他人人格边界的侵犯。

  

人格层面上人人平等。借道德之名,以侵犯边界为实的方式干涉他人行为。实则是一种强势人格对他人人格欺辱。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另外一些人被勾出不满情绪,跳出来维护的原因。

   



那些本该被质疑的控制,比如赞赏抑或指责


有一个地方值得深思:那些评论很莫名的就占据着人们的视线,让一些人赞同,让另一些人受伤。被关注着,被在乎着。

 

就像小时候,老师说,你是个还孩子,就能让你乐半天。说你是个坏孩子,就能让你难过一样。

 

评论一出,评论者就拥有了某种权利

 

就像那个红袖章,哪怕临时扯了红桌布缝的,只要足够一本正经的戴着,总是有人会被唬住的。


自立山头,自封为王这种事情多少是有点干头的,多少是会有人信的,信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的王。

 



然而这种权利显然是个伪命题

 

因为,我是不是好孩子这件事情,不在于老师怎么评价、邻居怎么说,在于我自己。

 

就像我是否悲痛,不在于我是否留下眼泪,是否发一条微博,而在于我的心。

 

评论者的权利来自于被评论者的在乎

 

自我意识足够清晰,自我边界足够明确,自己足够了解自己时,那些恶意也好善意也罢的评论就不在具有力量。


那些可以伤害你、侵犯你人格边界的力量都被你收回了。。。




愿逝者安息!

也愿生者安宁!